王佳——我,就是一名辅导员

发布者:胡晓波发布时间:2021-10-28浏览次数:64

今年是我入职的第九年,作为辅导员的第十年。

十年来的工作,我陪伴了近2000名学生的成长,也给我带来了诸多最美青春的回忆。每届学生都会给我留下很多温暖和快乐。

但是,从事这个职业久了,感觉有很多“难”的地方:年龄大了,很多时间不上了;年轻人有很多自己的空间,尽力去融入,但有时候人家会“不带你玩”了。诸如这样的无奈有种种。还有网络上,经常浮现的对辅导员这个职业的负面的声音。让我更觉“难上加难”。

回想对这个职业最初的印象,应该是大一刚入学的那天,我在宿舍中第一次见到了我们的辅导员王青老师。她和我们亲切的交谈,并认识了我们每一个人。那时候,感觉辅导员老师就是大学里最亲近的老师。有什么事情,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想想那时的自己也是不懂事啊,有时候时间不合适,也不会顾忌,就觉得我要找老师。这队伍的“敬业、爱生”的生动形象,伴随了我整个学生生涯,我一直觉得它很崇高——是因为有这么一群人,在学生无助、无奈、迷茫之时,他们一直都在。这些都是我当初选择这份职业的“初心”。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听到了一些质疑。

有的人说辅导员不是老师,他们认为只管人不上课的不能叫老师。还有最近,我因为一名学生的团组织关系转接和对方单位沟通时,因为对方单位觉得我催的太紧,所以电话里直接就说“你不就是个辅导员嘛”。还有听到别人评价说“知乎上没多少人骂你,你挺好的,是个好辅导员”。我听到后,哭笑不得,什么时候好辅导员的标准这么低了?

冷静下来想想,十年如一日的工作,让我给自己打个分,我会打80分,是个优良的水平。至于评价,大概是:不伟大,也绝不平庸。

仍然记得第一年工作时,就像无头苍蝇一般的举足无措。晚上常常爬上东营主楼五楼(晚上没有电梯),一遍遍去看学生的资料,一次次的与问题学生的家长沟通。

还记得当时带的第一届毕业生(2010级的学生),怀孕七八个月的我,每天都会去宿舍里转转。男孩子们淘气,怕我“抓”他们不早起,就躲在阳台的窗帘后面,直到后来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当时年级的学生会主席,毕业的时候最后一个离开,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佳姐,向你报告,我已经送完2010级机自学联的最后一名同学,2010级机自学联就地解散,我们未来再见!”

回忆里的温暖,就像我们迷茫时候的明灯,它不足够耀眼,但温暖照人。

犹记得之前因为个人选择退学的学生,突然给我打电话,貌似喝过酒的他,边哭边说:“再也遇不上像你这么好的老师。”还有那深夜突然响起的QQ,只为说一句“对不起,我们当时太年轻,你收了我们的麻将,让我们好好学习,现在想想,有人管的感觉真好”。

就是这样的青春啊,我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每年的毕业季,我站在走廊里,恍惚间,还能感受到2014年毕业的孩子非要过来抱抱我再走。我挺着大肚子说:“你别把我的娃挤坏了。”那是多么美的回忆,多么美的日子,也是我坚持下去继续做一个“真善美”的辅导员的最强动力。

习总书记说:“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

十年的工作,我从老师的学生变成了学生的老师。十年的路,我走的跌跌撞撞,却因为有了这么多年轻有活力的青年人的陪伴而精彩异常。“教学相长”,如今的我,在迷茫时,也会去问问我已经毕业的学生,那些我曾经用力托起的“太阳”们,也当起了我的“老师”。在遭受质疑时,在遇到困难时,在经历磨难时,在不停的挣扎时,我不会忘记我的“初心”,更不会忘记,那是学生的青春,也是我的青春!

我一直喜欢看海,所以我选择了留在黄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让质疑随风,让坚定留下,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你不就是个辅导员嘛?”

我,就是一名辅导员。我很光荣,无上光荣!


(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辅导员 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