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思维变化下的深度阅读
发布时间:2017-07-09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7-07-09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教师在指导学生阅读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现在的技术已经影响了我们的阅读,比如说,很多人都认为碎片化阅读是不好的,但现在的00后”“10后”们已经是数字原住民,他们的思维已经深刻地被数字技术改变了。

一项特殊阅读作业给我带来了警醒:有一次国庆节7天长假,我布置了一项作业——回去看金庸的《射雕英雄传》。之前我心中暗自得意,因为《射雕英雄传》是我在小时候躲在被窝里偷偷读的书,现在的学生可以堂而皇之地看,多好啊!但是7天过去了,读得最多的学生只读了半册。我很惊讶,于是在学生中了解了一下,发现他们很难快速地进入小说阅读的场景。也许就像我们这代人对京剧的感觉,他们阅读的心理图式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一代人是玩游戏长大的,一个接一个地打怪升级、过关取宝,对于传统的文学样式,他们有些不耐烦。

这也让我深思:数字技术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事实上,技术转变带来的是一种思维转变,大家有没有研究过微信公众号上的排版?它和我们传统媒体上的排版不一样:我们一般是左对齐的,但是你去看很多公众号上的文章排版,采用居中对齐,为什么居中对齐?因为我们手机的屏幕是有限的,居中对齐能够让你的眼球聚焦于它认为最重要的信息。两边的内容也就是眼光扫一扫而已。所以为什么说我们现在阅读的东西是一种碎片化的、浅层化的?是因为现在有很多媒介的传播方式发生了变化。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要关注的是学生这种获取信息方式的转变带来的思维变化,尤其是阅读思维的变化,这种变化的标志在于已经习惯了用孤立的知识点去看待问题。

因此,现在老师传递给学生的已经不仅仅是所谓的知识,而是要传递给学生一种阅读管理的方法,即从知识管理的角度去设计阅读经典的路径,这种经由阅读而生成的体系化的知识,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深度阅读。

事实上,我们现在无论是在读文学作品还是在读非文学作品的时候,都仅仅停留在一个作品的内容梳理上,缺少让学生运用一些技术或方法,在获取大量的知识以后成体系地内化。因此,技术变了,媒介变了,阅读指导的思路也应该转变。

技术发展的另一个变化是阅读载体发生变化,除了手机、平板,还有很多富媒体也陆续产生,导致的结果是读者的眼睛很忙,既要看图片,还要看视频等其他东西,而且这些是在一个平面中一起被浏览的,这样的富媒体注定对我们的阅读习惯产生影响,尤其是我们的学生。在富媒体上阅读经常表现为一种内容的游离,会随着超链接,越读越远,可能就偏离了你原来的阅读设想。不像我们的传统阅读,给你一本书,只能从头到尾地线性阅读。所以,现在孩子们哪怕在传统阅读当中,也很难深入地、静得下心来持续地去阅读。

技术改变了文本的呈现形式,也改变了阅读的方式和思维。阅读指导在这种改变下应该着重研究阅读者注意力的改变和阅读文本选择的困难这两个维度的着力点,研究如何突破这两重困境,从而使深度阅读成为可能。

那么深度阅读是如何发生的?首先是阅读内容要素的分拆与关联,内容的整体重新结构化,以此为核心的一种外引内联,内化为体系。那么对今天而言,阅读资源的重新聚合是我们深度阅读的一个重要的条件。例如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组织李小燕等专家编写的“百家评说红楼梦”系列,从《红楼梦人物》《红楼梦中的回目美》等专题入手,聚合以小说为核心的各项专题阅读资源,其实是把它重新结构化,构成一个阅读《红楼梦》的知识地图,而这种知识地图实际上给学生提供了一种阅读的依据。学生可以借助于这种路径,抵达《红楼梦》的核心内容。

教师在阅读指导时,既可以是上述这种专题内容式的深入导读,也可以指导学生运用一定的技术工具,在阅读活动中把阅读资源重新再聚合,而这个聚合是我们引导学生进一步深入阅读的关键。例如上海普陀区的黎亮老师,以知网中免费工具E-study为平台,指导将阅读材料实现从汇集、分类到表达、输出。这种文学导读,是以文学作品为核心的一种知识再加工,使学生持续地专注去读通读透一本书。

“把一本书读厚”,这时的一本书就是一门课程,以技术工具聚合这种思维,这是我们运用同一个主题的阅读材料,逐步指导和帮助学生,进而促进学生进行比较阅读,然后促进提炼、分析、质疑、审思、重组、延伸等高层次思维的发生。这种发生实际上是进一步奠定了我们一种求异思维。我们所说的创新是在这些基础上,而不是凭空出来的。所谓批判性思维没有这些分析推理,是形成不了的。

深度阅读有时就像涟漪一样向外围扩展,构成了一个阅读圈,语文教师的责任是引导学生去掌握构筑这样一个“个人阅读圈”的方法和技能。